西藏——我的高反体验

cannydigital

23 April 2018

No Comments

 

西藏阿里,平均海拔四千八百米,这里是藏北无人区,越野车随便翻过一座山,就会来到海拔五千米之地。

高原缺氧,是怎么样的体验? 高反,可怕吗?

火车徐徐驶入青海湖,突如其来的头疼,让人为之心惊。知道这是高反症状,也只能放松心情,看看书本,分散注意力。没多久,头疼不复存在。隔天一早,青藏火车终于抵达西藏可可西里,这里海拔四千多米,火车上也开始供氧。人倒是逍遥得很,这当然是供氧的效应。但也有几位年轻乘客头痛欲裂,对着氧气口猛吸气,一副快挂了的样子。

相反,在我们隔壁包厢的是来自加拿大籍香港大婶大叔,坐了30多小时小时才抵达中国,再继续坐火车入藏。只见他们个个精神奕奕,着实佩服不已。

42小时后,我们终于看见了布达拉宫在拉萨河的对岸。此刻,大家都面带微笑,难掩心奋之情。我们终于要踏上心中的圣土了!

踏出火车,顿感不妙。脚步犹如漫步在月球,有点轻飘飘的感觉。这才想起前人所告诫的话” 在西藏得慢慢、慢慢的走路”,着实缺氧啊!

太阳一下山,空气中的含氧量更低。吃完晚饭后头痛欲裂,晚上7点,已经不能自己的瘫痪在床上。窒息感来袭,一整晚都睡不好。心想这高反还真的不是闹的。

隔天一早起床,却奇迹般的生龙活虎,高反消失无踪! 导游看我们那么精神,还特别带了我们游走布达拉宫一大圈。经此运动,高反似乎就此远离我们。

隔天,我们离开了拉萨,开始往海拔四千米以上的区域驶去。就在这时,我们的指甲与嘴唇渐渐变成紫色。而这缺氧症状也一直伴随着我们,一直到十多天后大伙再次回到拉萨才消失。

犹记得在冈仁波齐山的山脚下,走入了一间饭馆,叫了三大盆水饺(实属以为分量很少,结果上桌后吓了一跳)。与友人不得已硬着头皮大口吞下。饭馆的大妈看得惊奇,告诉我们昨天也有四位年青人,状态与我们恰好相反。他们高反严重,食不下咽,呕吐不已,最后还被送去了医院。

你问我高反可怕吗?就只是头痛呗。适应个几天,人也就没事了。友人还天天一杯咖啡勒。我们也在高海拔的纳木措喝起了酒,果真身体强壮啊!

要知道,去西藏,身体下地域,眼睛上天堂啊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关注我们 Like Our Page

Contact Us